博盈

“被捅?针扎?电击?天呐我都经历了什么?!(2)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20-12-21 16:12:02【打印】【关闭】

02

 

      第二天,我一个人忍受着疼痛和孤独(主要是也不太好意思邀请朋友一起),夹紧菊花挪动着去了最近的医院。在肛肠科,小红我献出了目前人生中最羞耻的姿势没有之一——趴在床上,撅着屁股,等待着医生的检阅。医生阿姨的手指伸进那里的瞬间,我感觉自己疼得快要炸裂。“姑娘啊,外痔、内痔、肛裂齐活了,准备手术吧!”“啥——?”经历了胸腔检查、心脏检查、验血、验尿、灌肠……一系列操作之后,我知道,我安吉丽娜·小红的人生从此以后注定不凡。

 

      几分钟的麻醉和不到二十分钟的手术过程中,手术室墙壁红色数字的电子钟稳定地闪烁着,对我而言,却像过了半个世纪。冰冷的手术台上,按照医生的吩咐,打开腿,架在床尾的架子上。男医生端着那些我不认识姑且看形状称之为大钢针大凿子大锤子大剪子大长刀走近的时候,我的身体就开始了震动模式。说不上来是因为害怕,还是羞耻。或者两者兼具。

 

      “你不用紧张,没事儿”,说完,他举起了那只可怕的钢针……因为是局部麻醉,打针部位呈时钟式分布……嗯…… 我以为闭上眼睛就能制止眼泪的流出,然而,还是太年轻。当菊部没有知觉以后,就只能把命运交给医生,抱着死鱼心态,接受他们的又推又揉。直到那根卷发棒形状的电烙铁靠近的时候,我再也不能淡定。每一次电击,都会冒出丝丝缕缕的白烟,甚至还有一点烧烤猪皮的味道……我仿佛看到了前晚火锅里那些五花肉,看到了电视上731部队的人体实验,甚至看到了头顶光圈、忽闪着翅膀的上帝冲我微笑。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要把我的肛裂给烫平。手术很成功,过程很恐怖,可我没想到麻药劲儿过后,才是生命真正的考验。一种烧灼的、肿胀的、滚烫的疼痛感慢慢袭来,每一次都直冲天灵盖,疼得我大脑空白。虽然还没生过孩子,但我觉得那种疼,怕也不过如此。更可怕的还在后边,按照术后流程必须排便,安吉丽娜·小红我突然发现,自己“吃喝拉撒”的第四项功能好像正在消失。无论站着还是坐着,就是没有感觉,在卫生间的四十分钟里,我冷汗直流,像是洗了个脸。然而,我还要用力,让自己更痛。

 

      手术后的第二天起,熏药、换药、理疗的住院生活就开始了,这种日子比起对付甲方爸爸的日常,无聊多了。上午换一次药,随后在“要不要拉屎”的纠结中到了饭点,吃完饭再换一次药,继续纠结“要不要拉屎”。因为同病相怜,在处置室外面等在换药时,并没有男人女人的差别。

 

      “大哥,你这两天排便没?”

      “老妹,我看你今天走路挺好的啊!不疼了啊?”

      “嘿,我和你们说,今天的这个李医生下手特别重…哎哟喂疼死我了可!”

 

      能在这里发言的,绝对都是经历过生活的狠人

     

    (未完待续……)


海青言语
荣昌制药官网| 肛泰官方微博|
联系我们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北京中路56号 邮编264006  Email:xzzx@cnrc.cn  电话:(86)535-6383090/6383091
© RongChang 2016 烟台荣昌制药股份有限公司 鲁ICP备05007096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证书:(鲁)-非经营性-2009-0019
0535-6383090
0535-6383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