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盈娱乐

“被捅?针扎?电击?天呐我都经历了什么?!(1)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20-12-21 16:12:54【打印】【关闭】

本期内容来自某位不愿出镜的肛丝

01

 

      我,安吉丽娜·小红,一个从小就被父母长辈寄予厚望的刚烈有志青年,终于在25岁这年成为了一名肛裂有“痔”青年。在此之前从未想过,肤白貌美大长腿的我,居然会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躺在肛肠科的病床上垂泪。直到现在,我都觉得这一切痛苦,都是从我这个“铁肚子”开始。曾经每日按时大号的我,在毕业一年后突然有了个“铁肚子”,便秘开始与我形影不离,每次上厕所都要鼓起巨大勇气。因为别人拉的,叫便便。而我拉的,可能需要称之为钢筋

 

      钢筋毕竟是钢筋,除了落地有声,有时仿佛还会刺穿什么,带上一点点红。大概半年后,突然发现钢筋好像有了地基,我明显感觉菊部那里有块小肉球,还总爱跑进跑出。尽管有着些许尴尬,但我安吉丽娜·小红没有认输,这块肉球想要出逃的时候,用手指温柔一推,倒是也能让它乖乖回去。

 

      因为不疼不痒,我便安慰自己是“肛门太胖”。一个多月的时间并不漫长,甚至会让我忘记它们的存在。直到某日清晨,我按下第7遍响起的闹钟,开始麻溜穿完衣服骑着自行车一路狂奔。终于踩点踏进公司,那放松的一瞬间,直觉告诉我,有什么东西出来了。在感知到这一刻的时候,我愣在原地,然后慢慢夹着腿挪到厕所。锁好卫生间的门,脱下裤子,菊部一阵火辣袭来,还带来了红色的不明液体。“完蛋惹!”,我暗暗告诉自己。

 

      夜晚来临,指针瞄准22:00的时候,和同事们结束了每日的加班,开始浩浩荡荡赶往楼下新开张的火锅店——是的,今天是团建的好日子。几杯小酒下肚,我已然忘记了菊部的独特触感;毛肚和羊肉一起裹上辣酱,舌头鲜到说话都要打结,哪里还记得菊部刚才发生的痛楚。凌晨12点左右,饭局结束,回到家的我第一件事就是上厕所。果不其然,我的屁股,擦了5截卫生纸后还在滴血。“姐妹,你这样不行啊!”,我一边试图安抚肉球,一边尝试把它再次温柔送回。然而,这一次,它没给我面子。在挣扎了半小时后,一向刚强的我,四肢绵软,甚至有点眼黑。“放弃吧”,我告诉自己,“大不了开始吃药喽。”

     

    (未完待续……)

 

 


海青言语
荣昌制药官网| 肛泰官方微博|
联系我们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北京中路56号 邮编264006  Email:xzzx@cnrc.cn  电话:(86)535-6383090/6383091
© RongChang 2016 烟台荣昌制药股份有限公司 鲁ICP备05007096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证书:(鲁)-非经营性-2009-0019
0535-6383090
0535-6383091